恐怖场地比赛结束裁判被球员袭击致死

手枪和刀、球棒和石块、包括赤手空拳、在凯尔特公园足球场开展的那一场比赛里都派上用处。中场,贝尔法斯特凯尔特人的主场混乱不堪,大家相互之间出手打架,到场的警员也无计可施。

骚L是一瞬间暴发,但很多人猜疑这实际上是有蓄谋的。凯尔特公园球场是基督教的遗址,凯尔特人的敌人林菲尔德是贝尔法斯特的另一家俱乐部队,但其拥护者大多数是新教徒。看台上的人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举着联合王国的红旗,另一部分挥动着贝尔法斯特凯尔特人的绿白旗子。不计其数的人卷进了这一场躁动,警员们在“作战”中被淹没在如潮的群体中。

噪杂的响声更像振聋发聩。场景一度使大家坚信会造成特大死伤。但幸运的是,那一天大家都活了出来。可是附近医院却是人满为患,医生和护士为了更好地医治100多位负伤病人,不得不加班加点工作。

枪伤,头顶部骨裂,脸部负伤。在此次骚L中极少有人能脱离关系。那时候对这一场面有各种各样观点,但人们需要坚信那一场比赛裁判员得话。霍尔梅斯在报刊上刊登了个人的真实经历:“中场時间一切正常,但大家都还没反映回来的情况下,危险忽然发生了。那时候我们在更衣间,俱乐部队高官和球员忽然变成罪犯。高层们和我自己沒有受伤,但警员的增援抵达后,大家也不可以离开更衣间。大家有一段时间觉得十分担心,但最终也没有发生更严重的事情。那时候滋事的人强攻更衣间的门,几乎砸碎了。当日比赛的票价收益放到离的比较远的卧室里,但即使如此,也一度处在风险当中。俱乐部队高官拿抽屉柜当做门栓。幸运的是,一直持续到躁动者离去。最危险的时候,高官们蹲在门后,提前准备被石头砸或被人踩扁。由于在这之前,大家亲眼看见一个卧室里有四名警员一瞬间倒地。”

此次躁动不断了半个小时以上,从头开始比赛早已不太可能了。比赛在中场被终断了。那时候林菲尔德以1:0领跑,这一入球是在比赛30分钟时由阿诗丹顿麦克尤恩射球的,这一入球干净利落,沒有异议。这可能是那一天中午贝尔法斯特凯尔特生态公园足球场产生的唯一一件平静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