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 短道速滑跑得快必须具备哪些条件?

(2月5日,中国队选手任子威(左二)与队友曲春雨(左一)在比赛中。新华社 / 图)

随着武大靖的刀尖划过终点线,中国短道速滑队夺得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混合团体2000米接力比赛冠军,这也是中国代表团在本届冬奥会上的首枚金牌。

作为中国冰雪运动的传统强项,短道速滑从来都是大众关注的焦点,在本届冬奥会之前,中国代表团参加冬奥会以来共获得13枚金牌,短道速滑贡献了10枚。

从1992年冬奥会举行至今,这一项目共产生了56枚金牌,其中34枚被来自中国或韩国的运动员获得,而俄罗斯代表队获得的3枚金牌还是原韩国名将安贤洙(维克多·安)改籍为俄罗斯出战后揽下的。

简单来说,短道速滑就是运动员脚踩冰刀,以特定姿态,在周长111.12米、弯道半径8米的椭圆形赛道上完成特定距离的逆时针滑跑。

身体能否高效配合大脑,能不能在各种情况下保持平衡,又快又准确地完成技术动作,保持连贯性和节奏性……

除了基本的身体条件要求以外,短道速滑的冰上夺冠关键有两大因素,分别是在直道和弯道上控制四个夹角的弯度。

多项研究显示,短道速滑运动员滑跑时的躯干角(衡量躯干弯曲程度)和膝关节弯曲角越小,他们受到的空气阻力也就越小(躯干角是决定性因素),滑跑速度越快。

而在过弯道阶段,身体倾角和蹬冰角越小,说明运动员的侧向倾倒程度就越大,所获得的向心力也越大,滑跑速度越快。

需要指出的是,膝关节弯曲角越小,越有利于侧向倾倒。另一方面,运动员在过弯时若还能做出完整有效的纵向蹬冰动作,可实现弯道加速。

有研究者借助录像解析系统,对几位高水平的女子短道速滑选手进行了技术动作分析。

他们发现大杨扬、保加利亚的拉扎诺娃、韩国的崔恩景都拥有很出色的弯道侧向倾倒能力,而崔恩景更是相当擅长在过弯时压低姿态放低重心——这也符合大众心中“韩国选手技术好”的印象,毕竟,相对欧美人来说,亚洲人的协调性和柔韧性更好。

有中国学者对1999-2000年67名世界杯短道速滑赛的选手身高进行调查后发现,短道速滑运动员身高男子多在170-178cm之间,女子多在160-167cm之间,中等身高是未来短道速滑的主要身高特征。

同时,一些西方学者曾研究速滑运动员的身体特点,他们发现,专业运动员的身高体重与普通人无异,但同身高相比,他们的腿更短,躯干更长,以上这些身高特征可以说是亚洲人更加符合。

不过运动员的水平高低与腿身比是没有关联的,也就是说,腿越短不代表越有可能成为优秀速滑者。

顶级速滑者相比普通速滑运动员、马拉松运动员、短跑运动员和花样滑冰运动员而言,其腿部肌肉更发达、脂肪更少、力量更出色——速滑动作的核心就是髋关节和膝关节的弯曲伸展,负责它俩运动的大小腿肌肉当然是最为重要的。

另一方面,速滑选手的无氧能力,即肌肉直接利用存于肌肉内的能量(而非外来氧气)工作的能力,与其速滑成绩密切相关(尤其是短距离项目),而有氧能力对速滑表现的影响没有那么显著。

值得一提的是,优秀的速滑运动员在心肺方面表现出了一些生理适应。他们往往会有心腔扩张、心室舒张功能增强,以及右心室静息收缩功能减弱等特征。

如果是短距离500米,选手出发的瞬间就要奋力抢占领先位置;而在中长距离1000和1500米的比赛里,激烈交锋往往在剩余7到9圈时开始,而且越到后程强度越大。

后方选手采取的战略多种多样,可以直道加速超越,入弯占位,也可以在入弯时利用领先者留出的空间完成超越,而领先者想一直保持优势,就必须控制好自己的滑行线路,将对手的超越通道封堵住。

比如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女子500米速滑决赛场上,三名选手在出发半圈后一齐滑倒,原本身处第四位的中国选手李坚柔独自一人完成比赛夺冠。

出发—快速占位—控制与反控制—超越与反超越,竞争异常激烈。超越是短道速滑的永恒主题,一场高水平的比赛往往会出现少则十余次、多则数十次的成功超越。

速滑运动员们从出发到过终点,一直在相互争夺优势:起跑时争抢领头位置,领先者锁住超越线路,落后者伺机入弯道超越,被超出弯道尝试再反超,暂居末位者奋力加速强行外道超越,后方超越者与前方两人连续碰撞,多人滑倒甩出赛道,剩下的唯一选手冲过终点线……

运动员和教练会根据自身技术特点、体能状况和对手情况制定合理的比赛计划,更重要的是在比赛过程中,运动员根据具体形势灵活运用战术。

战术千变万化,速度风驰电掣,决胜毫秒必争。北京冬奥会赛场上关于冰刀的种种大戏,正火热上演。(本文有删减)

免责声明:上述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本平台予以转载并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